殺して 

❀名偵探柯南❀ 服部平次表白成功了嗎?


-我真的超級喜歡平和的說O(≧▽≦)O

-跪求作者快點讓平次表白成功啦!!!

-雖然感覺會在櫻花樹下的場所表白的但我寫不出那麽美的情景……(。•́︿•̀。)

-再次請大家多多指教了

正文:

「和葉!這個玩偶好可愛喔!」
「真的好可愛喔,要不要買一個放在家裏?」
「好呀!」

在這個平平無奇的假日裏,受到東京的好友---毛利蘭的邀請,遠山和葉離開了大阪,在毛利家居住三日二夜。

「不過和葉,服部君為甚麼沒有跟你一起過來?」

小蘭望向正在「血拼」的少女,對於她獨自一人過來感到疑惑。

「小蘭…我跟你說…」

少女轉過身來,臉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見。「平次他呀…是個徹頭徹尾的大混蛋!!」

-

「喂!工籐!」
「服部,為甚麼和葉會自己一個人來了東京?」
「我怎麼會知道!!那個笨女人!」

被拋棄的服部平次現在還在大阪的家裏,一邊收拾行李一邊給柯南打電話。對於自己被青梅竹馬拋棄一事,服部平次的黑臉上大大的寫著「不爽」兩個字。

「 可能在為你小時候隨意向人許下承諾而生氣吧。」柯南冷靜地分析著。

「下?你是指紅葉那件事?」

「啪」的一聲,行李箱已經收拾完畢。

「 不是說了那件事是紅葉自己誤會了嗎?再說我又不喜歡她。」服部「哼」的一聲,拉着行李箱的把手,向着往東京的新幹線出發了。

「 不知道是誰在那裏說她又漂亮胸又大呢?」活該呀服部。柯南偷偷地笑了一聲。

「……囉嗦!我已經搭上了新幹線,一陣間見!」

服部平次狠狠地關掉了手機,心裏盤算著一會兒應該要怎樣向和葉討回這筆債。

-

柯南看著「通話結束」的手機螢幕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他把手機放回口袋裏後,便走向正在聊天的兩位少女身邊。

「對不起和葉,我那時候也有瞞着你的……」小蘭一臉內疚地說。

「不要緊啦!小蘭也是為了我好的呀。可是平次他呀…」

和葉那張朝氣勃勃的樣子立即換成愁眉苦臉的狀態,她心不在焉地看著面前的炒麵,卻毫無要開動的意欲。

「紅葉的確又漂亮又可愛,而且還是一位千金大小姐,當然會受到男生歡迎呀…可為甚麼她喜歡的人偏偏是平次呢…」

和葉越說越失落。「青梅竹馬的戀愛遊戲嗎…」小蘭還想安慰和葉,可和葉又重新打起精神說:「小蘭,我們繼續去逛街吧!」

-

一路逛到晚上六時正,小蘭她們拿著大包小包的「戰利品」回到毛利家,一進客廳她們便累得倒在沙發上嘆氣。

「不過… 好久也沒有像今天這麼開心過了…」
「對呢…」

和葉和小蘭互相看了對方一眼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可憐的柯南只能擔起責任,幫她們收拾收拾了。

「吶吶…小蘭…」
「嗯?」
「我覺得我們已經足夠勇敢了呀。」

和葉翻了翻身,望向小蘭。

「就算平次最後選擇的不是我,我終需要離開平次的身邊,甚至看着他牽起其他女孩的手……」 眼淚無聲無息地流了出來,儘管已經痛得撕心裂肺,也不阻和葉的發言。

「但我也從未後悔喜歡上平次。」

小蘭靜靜地看着和葉,淚水也跟着跑了出來。

「對呀,就算見不了新一,就算等了他一年又一年,就算等到累了……我也會繼續喜歡新一,一直喜歡著。」

「果然我們才是真正的笨蛋吧。」

「也是呢。」

就這樣,兩位滿懷心事的少女互相傾訴完之後,便沉沉入睡了。

-

「蘭姐姐!和葉姐姐!起身了!」

「喂!和葉!笨女人都甚麼時候了還在睡!」

咦?平次的聲音?怎麼可能呀…和葉揉着惺忪的睡眼,抬頭一看,只見一塊黑炭…呀!不對!是一張比黑炭還要黑的臉擺在她的眼前…

「呀!!」

和葉被嚇得失神大叫,下意識地一拳揍向他,然後躲在被子裏不敢出來。

「和葉…怎麼了…?」

被和葉的叫聲嚇醒的小蘭一臉無辜地看著地上的人。

「等等…你是…服部君?」

「呀!你好!工籐的女人。」

服部對小蘭打完招呼後,便轉過頭來望向依然躲在被子裏的和葉。

「和葉!你在做甚麼呀?來東京也不通知我一聲,真是笨女人。」服部一邊說一邊用手扯下和葉的被子,可對方一直倔強得不肯露臉。

「服…服部君!你給我們一點時間去梳洗和整理一下自己吧,好嗎?」

「對…對呀!平次哥哥我們出去等吧!」

小蘭和柯南見情況愈來愈不妥當,趕忙出面制止他們。

「哼!」這個笨女人…

-

服部平次氣沖沖地走出客廳,柯南不放心,於是跟著平次一起走了出去。現在整個客廳只剩下和葉和小蘭了。

「和葉,服部君出去了喔。」

小蘭拍了拍和葉的被子,示意她可以出來了。

「小蘭…」和葉悶悶的聲音從被子裏傳了出來。

「Stop!」 小蘭一口氣扯下和葉的被子,強行把和葉拉起身。

「這樣子可不是我認識的和葉喔~」

望着小蘭清澈的眼睛,和葉感受到小蘭傳給她的勇氣和力量。

「嗯!我可是遠山和葉呢!平次甚麼的不管了,我這次來東京是要好好放鬆心情的!我可不能辜負了小蘭的一番心意呀!」

和葉重新打起精神,再次展露出她的笑容。

-

「喂!服部!冷靜點!」
「那個笨女人!!」

平次走到毛利爸爸的房間裏,本身已經夠黑的臉現在可是黑得不能再黑了。柯南站在平次旁邊,額頭旁邊流了一滴汗。

「嘛嘛,和葉會跟你鬧別扭也是正常的呀!」
「可…」

平次還沒有說完,房間的門就被人打開了。

「柯南~出來吃早餐了~」
「是~」

柯南應了一聲後便跟著和葉出去了,留下平次一個人。

「……我呢?」

-

在奇怪的氣氛下,和葉他們終於完成了他們的早餐。

「吶吶,小蘭!今天我們要去哪裏呀?」和葉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出去走走了。

「那…我們去錦座4丁目吧!」

「呀~我們之前看燈飾的地方吧…」

感覺到某個人陰森森的眼神,服部忍不住打了一下冷顫。

「上次被人華麗麗地拋棄了,這次小蘭你可不能拋下我喔。」

「喂!上次是有案件啦!案件!」服部深知和葉說的那個「人」就是自己,激動得對和葉大吼了一聲。

「案件嗎?關西第一偵探服部平次不留在大阪和“案件”過日子,反而跑來東京做甚麼呢?」和葉無緣無故平次吼了一聲,深感不滿,於是便更大聲地吼回去了。

「我…我來東京做甚麼關你甚麼事呀!笨蛋!」被掂中心事的服部說話開始不經大腦思考便隨意胡說了。

不關我的事嗎…和葉的眼神離開了平次,原本活力充沛的樣子一下子洩了氣一樣,任誰都知道…和葉她受傷了。

「不是的…和葉…」
「小蘭,我們出發吧。」

和葉拉着小蘭的手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毛利家,留下一臉後悔的平次和滿頭大汗的柯南了。

-

在走向車站的路上,和葉和小蘭一直聊個不停,完全忽視了身後的兩位男生。

「故意的,絕對是故意的!」平次不忿地對柯南說道。

「呵呵…」柯南無可奈何,只能幹笑兩聲回應平次。

「小蘭!快到了快到了!」興奮的和葉竟一時忘記留意紅綠燈,毫無意識地走向馬路口。

「危險!」

平次立刻伸手拉着和葉的手腕,把她拉回道路上。

「你這個笨女人!走路不懂得看前面的嗎?」
「平次,你這是在擔心我嗎?」

和葉由始至終都沒有抬起頭望向平次,連說話都是輕聲輕氣的。

「我…我…是啦!」平次聽到和葉的提問後,可疑的紅暈出現在平次的臉上,內心糾結了許久,少年終於鼓起勇氣正面回答和葉的問題。

「平次…」和葉忍不住望了望平次,雙眼裏充滿期待和希望。可是轉眼間,和葉已經走回小蘭身邊,並對平次說:「也是呢。我是平次的手下嘛,擔心也是正常的。」

一言一語,一字不漏地進入了平次的耳朵裏。

「才不是…」平次急得想澄清手下的意思,可和葉已經拉著小蘭的手走了。

「服部平次呀,你也是時候該反省一下了呀。」

-

平次,原本心痛是這麽難受的…「和葉,你別再和服部君賭氣了嘛…」小蘭擔心得不行,她不忍心看着和葉和服部一直冷戰下去。

「小蘭,也許這是最後一次可以跟平次賭氣了。」和葉淺淺地一笑,可那個微笑承載着太多的悲傷了。

「小蘭,雖然你羨慕我可以和平次無時無刻待在一起,但其實我更羨慕你呢…能夠被工籐君堅定地選擇了。」

-

已經不是單純的逛逛街了,柯南和小蘭望向身旁的人,不約而同地嘆了一口氣。

平次走在後面,一直盯着和葉。而和葉則在前面,漫無目的地東張西望。

「真是的…明明就是一句“我喜歡你”就能解決的事呀…」

柯南壓低聲音,對平次吐嘈了一句。

「……我也知道呀。」平次煩躁得抓了抓自己的頭髮,唉…

「和葉」
「平次君!」

平次感覺到背後有一股力量壓在他的背上,害他一時站不穩差點整個人向前仆倒。

「紅…紅葉!」

小蘭看清楚那個人就是大岡紅葉後,不禁嚇了一跳。和葉也被紅葉的登場嚇到了,但她更在意的是紅葉挽着平次手臂的那雙手。

「你們好,毛利蘭。遠山和葉。」紅葉向小蘭、和葉行完禮後又繼續纏着平次。

「平次君,我們真有緣呢~東京這麼大居然也能遇到你。」

紅葉的身體一直緊貼着平次,平次只顧着紅着臉,慌慌張張地推開紅葉,完全沒有留意到和葉的表情愈來愈陰沉。

「和葉」
「遠山小姐,毛利小姐,你們好。我是伊織無我。」伊織無我上前向和葉和小蘭打招呼,眼角卻瞄向和葉。

「你好。」和葉和小蘭都禮貌地回應他。

「遠山小姐,我上次有在大會中觀看你的比賽,真的十分精彩。」
「謝…謝謝你,伊織先生。可惜最後我還是輸了。」
「不,能夠在短暫的時間內從默默無聞到進入決賽,已經足以證明你的實力。」

伊織無我十分認真地說道,以示他對和葉的讚賞。

「真的太感謝你了。」得到讚賞的和葉猶如小孩子得到獎勵般一樣,開心得笑了起來。

-

「和葉!這個男的是誰!?」可惡!一整天都對他不理不睬的和葉居然對別的男人笑了!?平次狠狠地擺脫了紅葉的糾纏,氣沖沖地走向和葉。

「我…他…」和葉一如既往,面對平次的審問自己就會十分着急地想要解釋一番。不過這次,和葉下定決心了。

「我沒有必要要告訴你吧?毫無關係的青梅竹馬先生?」和葉平淡地說,好像剛才那句說話就像在說「今天天氣真好」一樣,說的人不痛不癢。

不過這句說話,卻一針刺進平次的心中,隱隱作痛。

「和葉你」
「平次,這不是你對別人說的嗎?我只不過是按著你所說的再說一遍而已。」

天啊,和葉怎麼會這樣子跟平次說話呢?小蘭拉了拉和葉的衣袖。

「那…那是因為…」

「呀對了!紅葉還不知道吧,平次他已經有初戀情人了,說不定那個人就是你呢。」

「笨蛋!那個人是」

「夠了平次!真的夠了…」和葉突然大吼一聲,讓所有人都愣住望向她。

「平次,我們已經一起生活十幾年了,你能有一次是正面回答我的嗎?」從小到大,每次每次。不論發生任何事情,平次都是以“不是,我,笨蛋”去糊弄她的。

和葉已經等他太久了,她沒有信心自己可以再繼續等下去。

-

一剎那,所有的回憶都湧上平次的腦海裏。
就像蜘蛛屋的那一次,當他看到和葉被吊在倉庫裏的時候,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第一次怕了;一想到她會死,他就怕。
就像人魚島上的那一次,他緊捉着和葉的手,心裏即使罵了她千遍萬遍,仍然固執地不肯鬆手;他發誓就算拼上命,他都不會讓她死。
就像推理王的那一次,那麼重視勝負的他,因為她的眼淚而放棄了取勝;為了她,輸一次又如何。
就像找初戀的那一次,其實他只是想見初戀情人一面,可他得知初戀情人便是那位從小陪他長大的她後,他滿臉釋然;幸好,幸好那個人是她。
就像找嫌犯的那一次,當嫌犯拿着槍指著和葉時,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臟嚇得停頓了幾秒,還未思考完畢自己已經奮不顧身衝上去;只要有他在,沒有他的批准她就不准死。
就像大阪燒的那一次,當和葉天真的跟他說想要一個寶寶時,他害羞得回避她;其實他也有悄悄地幻想過他們的未來。
甚至在戎穚上,情商低的他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心意了,然後開始努力地為了她尋找一個完美的告白場所。

難道現在,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嗎。







「站住!和葉!」

平次一手拉着想離開的和葉,管他甚麼場合甚麼情景!就現在吧!

「干嘛呀!」和葉狠狠地轉過頭去,眼淚早就嘩啦嘩啦地流了下來。

「和葉,別哭了啦。」平次輕力地替和葉擦去她臉上的淚珠,儘管笨拙也不失溫柔。

「平次…」和葉被平次的舉止嚇呆了,任由他擦掉自己的眼淚。

「笨女人,你這麽笨,沒有我服部平次在你身邊的話,你怎麼辦?」

平次可是將自己畢生的勇氣全花在這裏了,他將和葉拉進自己的懷抱裏,把下巴放在和葉的頭頂上,溫柔地說:「白痴,初戀情人是你,青梅竹馬是你,喜歡的人也是你。遠山和葉。」

感覺到自己懷裏的小人兒動了一下,他很滿意地繼續說:「說是手下是因為我還不清楚自己的心意所以才隨意編的,看見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會吃醋生氣。抱歉總是案件案件的,別擔心了我並不喜歡紅葉。」

平次停頓了一下,發現和葉已經泣不成聲時,他用右手牽起和葉的右手,認真地對和葉說:「白痴,如果你拒絕我的話,我便殺了你。」

「甚麼嘛,幹嘛在這個時候說這番話!」和葉破涕為笑,抬起頭望向平次,看着平次那熟悉的笑容,她也情不自禁地笑得更歡。

「嗯!我也喜歡你!非常地非常地喜歡你!」
「別說那麽大聲呀!!笨…笨女人…」

告白完後讓平次羞恥得一手捂着臉,一手不忘抱着和葉,不過看着和葉臉上的燦笑,平次也跟著偷笑了。









「嘛,這樣也挺好的。」

❀FAIRY TAIL❀ 如何抱得露西歸?(三)完


「小露西果然會說真話呀~」
「哎呀呀,小露西不要納兹了嗎?」
「納兹好可憐喔。」

公會裏的人都開始起哄起來,議論紛紛。

「露露露露露西!你你你你你在說甚麼呀!」

格雷被露西的一句話直打心臟,說話開始語無倫次,臉紅得直接冒煙了!

而另一邊的納兹則是因為信息太過刺激而暫時陷入休克狀態,一時半刻也面對不了現實。哈比更是激動得在半空來回飛翔……

「納兹被…被露西甩了!」

露西看見眼前一片混亂,不由得扶了一下額頭以防自己暈過去。

「大家!安靜一點!」

-

小露西棕色的雙眼直勾勾地看着格雷,眼中的堅定並不容許格雷分心。

「格雷哥哥!我的確很喜歡你!但那只是對家人的喜歡,對朋友的喜歡。格雷哥哥你從我入會的第一天起便很照顧我,不論在我失意的時候還是傷心的時候,你都會用你自己的方式在擔心我…我真的…很感動!也感激自己遇上了一個這麼好的伙伴!所以…格雷…」

小露西並沒有接着說下去,只是緊緊地摟著格雷。不是以一個拒絕者的身份,而是以一個好朋友、好伙伴的身份給予溫暖。

-

格雷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是怎樣,是不甘?還是失落?不過有種感受促使他回摟著露西,那叫「釋懷」。

對,他放開了。自己的苦戀也只不過一場鬧劇而已。格露輕輕地在露西的耳邊說:「我也喜歡你,我的好夥伴---露西。」

這句話,格雷說得很輕、很慢……只要你一不留神,它就會溜走。幸好,露西好好地捉住了。

「我知道了…」

-

「格雷大人…」

茱比亞緩緩地從柱子後面走了出來,正猶豫着要不要走去格雷的身邊,突然背後有股力量將她推了出去,她猛然回頭一看,才發現原來是納兹伸手推了一下她。

納兹從格雷手上抱走小露西,和小露西一起舉起大拇指,揚起燦爛的笑容鼓勵茱比亞。

「謝謝你們…納兹先生,露西…」

向着格雷奔跑吧!茱比亞!心意終會傳達到的。

-

納兹抱着小露西走在街道上,全程一丁點聲音也沒有發出過。小露西也很配合地沒有吱聲,即使納兹抱着她的手逐漸收緊,她不曾表示過甚麼。就這樣,他們便以微妙的氣氛回到露西的家了。

進屋後,納兹便小心翼翼地把露西放到床上,自己則坐在露西的對面,毫不客氣地上下觀看小露西。露西也被納兹的目光盯得十分害羞,臉兒變得粉紅粉紅的,樣子可愛極了!

「納兹…你看完了嗎…」

「露西…想不到小時候的你居然會這麼可愛,跟現在差別也太…噗哧」

露西不客氣地隨手拿起一個枕頭擲向納兹,生氣得鼓起腮幫子,大聲道:

「甚麼呀!無緣無故就變成這個樣子!我要怎樣才能變回原樣呀!真是的…」

納兹將臉上的枕頭拿下來,一臉正經地和露西說:

「只要和你彼此相愛的人親吻就可以了。」

這…這是哪門子的老套劇情呀!露西陷入一片苦惱之中。我愛的人嗎?嗯……是納兹吧……

露西偷偷瞄了納兹一眼,又立刻低頭苦思。

我愛的人是納兹呀…還真是意料之外呢…其實自己一直都清楚地知道:沒有納兹的話,就不會有妖精尾巴魔導士的露西。

不過對於納兹來說,自己大概跟妖精尾巴的伙伴一樣,最多…也只能是伙伴的存在了吧。一直以來他對我的好、對我的照顧,也只不過是因為我是「伙伴」,所以才能跟他的關係如此要好。何況這傢伙還有莉莎娜呢…我再怎樣,也比不上她的了。

「露西,你怎麼了?」

「沒…沒甚麼!只是…我可能變不回去了…」

「你說甚麼呀露西?我可都已經準備好了喔!」

「……?」他說…準備好了?

「因為在公會裏的話人太多了會感到有點不好意思…所以才會來露西的家呀!」

「等等!我…我不明白呀!準備好甚麼呀?」

「就…就是親親呀!露西你幹嘛那麼大聲呀!害我都不好意思了…」

露西看着納兹,腦袋一片空白。

「你的意思是…你要親我?」

「當然了呀!難道…露西你不喜歡我?還是你早就…心有所屬…?」

納兹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傲氣,整個人完全沉了下去。露西看見這樣的納兹,心裏十分着急,小手還慌慌張張地捉着納兹的肩膀喊道:

「才不是!我…我是喜歡你呀!即使早就心有所屬也只能是你了!笨蛋蠢材白痴納兹!這麽久了也未能發現我的心思…」

露西愈說愈激動,手一直緊緊地捉着納兹的肩膀不肯放,整個身體因為過於激動而不停發抖…納兹忽然捉回露西的肩膀,強迫她望向自己。

「你聽好了露西!我納兹·多拉格尼爾喜歡你!不止喜歡你,我還很愛很愛你!雖然我是單細胞沒神經沒有發現你對我的好,但不要緊!餘下的時間還有很多,我會證明給你看!我納兹有多愛露西!」

每一句說話,納兹都以真心實意地表達出來,露西能夠感受得到。

「納兹…」

露西主動獻上她的香唇,和納兹的緊貼在一起。

對呀。不需要太多的動作,也不需要無謂的猜忌和言語。簡簡單單的「他愛她,她愛他。」便已足夠。

「露西/納兹,我愛你。」

-

「納兹…」

「?」

「結果到最後我還是覺得自己被耍了…」

「大丈夫!最重要的是我抱得露西歸呀!」

「……!」

❀FAIRY TAIL❀ 如何抱得露西歸?(二)


當露西恢復意識後,她發現身邊的伙伴全部都圍着她。

「哇!好可愛喔!」
「露西小時候的樣子還真可愛!」
「納兹,真的很羨慕你……」
「嘻嘻!」

怎麼了嗎?露西想站起來,卻顯得十分費力。

「露西,你變小了!」

……甚麼?我變小了?那怎麼可能!露西想出聲抗議,可是她連一點聲音也說不出口,就連身體都不能自我控制……

「你先睡一下吧…露西。」

-

「納兹哥哥,格雷哥哥的冰是給我做的!你不可以跟我搶啦!」

小露西嘟起粉嫩的嘴唇,樣子可愛極了!納兹和格雷被小露西可愛的模樣深深地吸引着。對着這個小露西他們都喜愛萬分,恨不得馬上把她帶回家,愛她疼她。

可是,露西的心在誰的手上,他們都不知道,也不敢問……

格雷抱起小露西,用自己生平最溫柔的聲音問道:
「那露西,你想吃甚麼口味?」

「格雷哥哥,我要吃草莓味!可是…我又想吃芒果味…檸檬味也不錯呢…」

小露西皺着眉頭,對於自己要吃甚麼口味的冰十分糾結。

「簡單!露西你吃草莓味,我吃芒果味,暴露狂吃檸檬味,然後我們再交換吃不就行了嗎!」
「哇!納兹哥哥好聰明喔!」

小露西從格雷的懷中跳到納兹的懷裏,令格雷和納兹都感到十分驚喜。

驚的是格雷,喜的是納兹。

露西竟然會稱讚我呢…而且露西好香喔,好想吃了她……看着納兹和露西和陸相處的氣氛,格雷的心就像裂開的玻璃一樣,支離破碎。

-

我到底在想甚麼?明明就知道自己沒有可能的,明明就知道露西不可能喜歡自己的,明明就…知道的…但為甚麼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?

格雷被自己的想法弄得心情跌落低谷,雖然自己依然能夠直視露西和納兹的親密互動,但他眼底裏藏着的不甘和傷感也只有一直注視他的茱比亞才能看見。

「格雷大人……」茱比亞和你一樣,一直渴望自己喜歡的人能夠正視自己,所以哪怕只有一秒鐘的時間,你能夠正眼地看着我,我也滿足了。

-

「格雷哥哥!你怎麼了?冰再不吃的話就要融掉了喔!」

格雷這才將思想拉回現實,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那已經融掉了一半的檸檬味的冰,終究他還是挖了一口冰放進嘴裏。

嗯…好酸…為甚麼我用嘴巴去吃,心臟卻那麼酸呢…

「格雷哥哥,你心情不好嗎?冰那麼好吃。為甚麼你沒有笑呢?」

小露西皺起眉頭,暗示納兹放開她,可納兹見她要去找格雷,便死活都不放開抱着露西的手。沒辦法,小露西只好用「露西飛腿」把納兹踢開了。

無視納兹在一旁畫圈圈詛咒格雷的畫面,小露西滿臉擔心地走向格雷那邊「討抱抱」,格雷也慌慌張張的抱起小露西,皮笑肉不笑地問道:
「露西,我這不正在笑嗎?」

「不!」小露西一聲怒吼,令公會裏的人都嚇了一跳!而納兹和格雷的表情更是扭曲得十分嚴重。

「格雷哥哥!我喜歡你!」

「……」
「……」
「……」
「納尼!?」

❀FAIRY TAIL❀ 如何抱得露西歸?(一)


- 新人一個 #終於鼓起勇氣嘗試po文了!٩۹(๑•̀ω•́ ๑)۶

- 夏露,格雷和蕾比神助攻(๑•̀ᄇ•́)و ✧

- 甜文甜文♡ 我也不喜歡虐的(╥╯^╰╥)

- 請大家多多指教!

正文:

「各位!早安喔!」
「小露!!!」

妖精尾巴的大門才剛剛被露西給打開,一位淺藍色的短髮少女便扑向露西了。

「蕾比?怎麼了嗎?」

露西輕輕地扶起懷中的少女,為她突如其來的舉止感到驚訝。

「小露…格雷要我幫他約你一起去吃冰,要不然……他…他便要叫戈吉爾帶我回家了!」

蕾比愈說愈傷心,哼!那個格雷!總愛搶人家的小露!不過…為了那個計劃…我只好忍了!

「那…好吧!我先去找格雷囉,拜拜蕾比♡」
「拜拜…」

露西轉過身來,就向着格雷所坐的地方走去。
-
「格雷!要找我一起吃冰就直說嘛,為甚麼不直接來找我呢?」

露西一坐下就忍不住吐嘈,格雷他們到底在搞甚麼呀?居然還要「托人傳話」?露西不停地猜想着。

「沒甚麼,只是不想讓火龍知道而已。」

格雷雖然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,可他一見到露西的微笑,就忍不住心慌了。天啊…露西可是火龍的!他不能心動,只能心痛…

「納兹?…對了!今天怎麼沒有見到他呢?」

露西不停四處觀望,視線不斷在尋找那個整天在大吵大鬧的人。

「哼哼…露西,你想要甚麼口味的?」

格雷對於露西的心思全放在納兹身上感到有些不爽…不對,是十分不爽。他故意拉近自己和露西的距離,顯得比平時更要親近一點。

「我要…」
「火焰味!謝了暴露狂」

是納兹!露西一聽到聲音就立即望向那個人,突然「砰」的一聲!露西感覺到自己全身無力,眼前的景物一一縮小…

「我是怎麼了…」

這是她昏過去之前的最後一句說話。